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
  • 3007阅读
  • 1回复

城市广场随想

级别: 侠客
城市广场随想
  
  小区前边有一个休闲广场,当然不直接叫休闲广场,叫“新市文化广场”。文化是什么?太复杂,也太抽象。新市文化广场把需要的文化具体化,例如在广场中心挖一个巨大的园底,面积做两个篮球场绰绰有余,却只有两副篮球架子。打篮球的青年基本在早晚出动,光着膀子,咚咚咚地在贴了花瓷的地上拍着篮球,跑动时呼呼带着风。两个篮球场通常是两帮人马,各玩各的。从中间路过的女子通常是夹紧了双腿,小心翼翼地走过去。当然,我也曾在这篮球场上看到一对母女打篮球,长发飘动,脸颊上香汗淋漓,虽然篮球没有男子那般拍得霸道,但那风姿,却是所有男人都要侧目或正看或偷看一眼的。如果下雨,篮球场上通常有两指厚的积水,行人即使穿的是凉鞋,也未必肯踩水经过,而是围着篮球场绕一个半圆,从旁边的蝶浪女子健身房前的巷子里穿出去。广州的雨是酸雨,是令人害怕的。一个“广商”的学生曾提醒我,别淋这雨。我问为什么?她反问我:难道你没发现街上有很多秃头?看看街上行人,有伞打伞,无伞的,报纸也买一份顶在头上。淋这雨会不会秃头别当另论,但这里的人确实是不敢冒然在雨中浪漫的了。
  遇到街上搞活动,我才发觉挖一个圆洞的必要了。人们坐在圆洞里,对面平地上略微砌几块砖,披上水泥贴上瓷片,就是主席台。开会,搞现场抽奖,搞广场演唱会,都需要一个主席台。每到周末,有珠宝商出资,在主席台上搭一个背景板,摆上一对音箱,请几个广场歌手站上去,音乐一响,附近工厂的人就鱼涌了过来。无论是唱“我家住在黄土高坡”,还是唱“我的未来不是梦”,大家都报以热烈掌声。好听不好听已经不重要,大家能聚在这里,能打发傍晚这段时间,能听到曾经熟悉的旋律,这已经让他们感到温暖。离乡背井的人,有几个不是孤单的人?无论是商人还是社区在广场上提供一个舞台已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们忘记了这里是他乡。他们可以安下心来,或相互攀在一起,或面对面评论台上的歌手,或形单影只地在旁边看着。无论是那种形态,他们都是在陶醉。城市生活的残酷逐渐被这廉价的魅力掩盖,来了又去了,去了又来了的人,都是因为心里有这种驱使自己去奔波的力量。城市在改变,却不是这些在广场上面的人所能决定的。他们参与,他们坚持,只是贡献力量。就像我们歌颂的牛,其实是在食物链的最底层。这让我想起种地的父辈,劳苦耕种,然后奉献。我们是不是在以另一种方式重复父辈的生存轨迹,不得而知。
  当然,有人就有生意。广场上歌声响起的时候,篮球场上边的一大块空地就成了买各种玩意的摊位。生意好的时候,摊位直接摆进篮球场。也可谓是体育文化和商业文化的紧密融合了。摆的摊十分繁杂,有卖牛仔衣的,有做博彩的,有卖玩具的,有卖盗版书的,还有搭了小台,出卖速算秘诀的。有商业,人就有了颜色,讨价还价的,捡垃圾的,做小偷的,看热闹的,一应俱全。一瞬间,这广场就成了一个社会。四周的建筑逐渐朦胧,然后冷漠,只现出一个黑色轮廓。天上有月亮,衬得天也高起来。头上不时有飞机飞过。传说和现实在交错。而这天下的人们,更在意的是现在的享受。听着歌,看着美女玩花蛇,还有什么比这更刺激的呢?主持人那极尽谄媚的调侃,像魔法一样定住了他们并不复杂的思维。此刻,只有视觉的娱乐。当夜深一点,歌舞停下来,大家散去,广场静下来,不请自来的风在这空旷里激荡时,仍然有一个人在这里看着。他是不知来自何方的乞丐,身上一袭脏兮兮的黑衣,坐在蘑菇状的亭下,看着地上的光亮,怔然无语。地上的光,是月光,也是灯光。只要是光亮,他都觉得十分的亲近。这光亮给他继续呆下去的勇气。除了他,只有东边墙内的那行木棉树,在轻微发出响声。梦里,偶尔带给他一丝故乡的感觉。夜是冷的,也是干净的,夜饿了,还会像他一样醒来。
  广州的阳光一点都不含糊,四季都十分的光明干净。尤其是早上的阳光,时常给人新生的感觉。广州的阳光不带杂质,带杂质的,是广州的空气。受了这空气腐蚀的年轻人还扛得住,扛不住就到医院去打几瓶点滴,继续上班下班。有闲的老爷子和老太太却不能无聊或坐以待毙,几个人根据爱好分班分组,娱乐最后的人生。坐在木棉树下的,是唱歌班,从《十送红军》兴致勃勃唱到《回娘家》还意犹未尽。在空旷地方成行成队的,是秧歌组,着装花花绿绿,可一举手一抬头一动作,都不含糊。还有围成一圈地,男男女女,双手叉在腰上,左来左插花,右来右插花,踢毽子。落单的人也不寂寞,用着广场右边上的健身器材,或者摇摆,或者单杠,或者玩转盘扭腰,在让生命加强抵抗死亡的能力。当然,还有些带孩子的老人,皮肤如同我的母亲的皮肤,黝黑着,没有光泽。他们来自远方的乡村,现在到这城市履行职责。他们专注地看着在广场上玩耍的孩子,这专注与他们神情里的茫然一样明显。
  站在广场外边,会突然有种错觉,面前的这不是广场,而像是一个祭台。城市是一堆石头,人就是摆在石头前面的祭品。明知道死了只能在石头上留一个名字,可当初却绞尽脑汁,也没有扭转乾坤,还是像父辈那样,在一个公墓里一个巴掌大的地方安息。该如何活着,对我来说,始终是个问题。有一天我失业了,我坐在这广场一角,在你眼里,我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?城市是江湖,却没有鱼,你也不是鱼,很多时候,我们只是猎物,被生活追逐,被城市迷惑,被自我囚着,不明白什么是该什么是不该,一直自以为是,自以为很聪明,就像那树叶一样,落了又来。上了楼,往下看,那休闲广场像是一个巨大的洞,摆在那里,又像一块裹尸布,却是城市人或农民工放牧心灵的牧场。我有些惊奇,那怎么可能呢?可思想就那样直白地告诉我,休闲很多时候是个名词,对于出外谋生的农民工来说。这就是文化。
  2009-9-2广州
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: 1 条评分 隐藏
深海鱼 金钱 +5 2009-09-03 我很赞同!
级别: 论坛版主
只看该作者 1 发表于: 2009-09-03
多关注身边的小事物,其乐无穷啊,楼主做到了,我还要继续学习。
广州下雨可怕,到处都是积水;可不下雨更可怕,夏天的时候,那炎炎烈日,出去转一圈,足可以汗如雨下。
描述
快速回复

您目前还是游客,请 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