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
  • 20783阅读
  • 278回复

《繁复无度的钟磊》 作者:吴海中
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40 发表于: 2011-04-14
《有幸》

父亲老了,走路很慢。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张火车票,
要走回老家,走回开始写诗的地方,
走回唐朝,抓住溜走的时光。
父亲也想看懂我的诗,看我如何悬在贫困的边缘,
抓住一根草绳,却理不清思绪。
父亲磨磨唧唧地说:“这孩子从小就有病。”
我在四十岁之后不敢和父亲顶嘴,
我还是有一点儿犯傻,真的讨厌安顿这个词,
不想停下来,在查找光阴丢失的部分。
坚持在诗歌里走过唐宋,明清。走过德国,英国,法国。
走过俄罗斯,美国,阿根廷,走进混沌的时空。
又把自己的精神内核打开,
扔出多余的部分,看一看自己的虚空。
我认定自己是一枚苦核桃,打开思想的桃花,
打开天空,打开老了,
在时间之上悬好恒定的胆汁。
如今我的孩子在说:“三生有幸。”

2011-4-14
[ 此帖被钟磊在2011-04-14 20:09重新编辑 ]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41 发表于: 2011-04-19
《给缪斯》

站在诗歌的门口,我问缪斯谁是诗歌的证人?
缪斯回答:“是你”。此时,
我已经摔倒在孤独的隔壁,矮过一枚纸钱,
矮过一张白纸的薄,摸到了死亡的脸。
哦,说到地狱,我遮住自己的脸,
用血来引诱魔鬼和野兽,使它们跌入石破惊天的陷阱。
于是,我生活在一种奇怪的困境中,
面对罪恶的世界,抵押上自己的命,
在罪上加罪之间,埋藏好远方的弓和时间的箭,
用来射杀它们,穿过老虎的斑纹。
我也给自己戴上黑面具,避开一个抛头露面年代,
在无解的黑暗中化为乌有。
一群纷纷扰扰的人立在我的墓碑前说话,
一个人在说:“这厮是无知的天敌,喜欢和罪恶对决,
一不小心,在诗歌里变成石头和人断交。”

2011-4-19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42 发表于: 2011-04-20
久违了,老弟,你是最能坚守阵地的英雄战士。我们的这个战壕有你,就不会失去。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43 发表于: 2011-04-27
《丢魂经》

父亲的耳朵聋了,用手指在口腔里抚摸牙齿,
估摸着老掉的牙齿,却估算不出牙齿生长的想法。
父亲不同意我用贫穷的诗歌养活他,
他指着当年的仇人说:“他仍是你的敌人。
你丢掉了生活的平衡术,躲进一事无成的剧本”。
他是我的老子,是一个倔老头,
我必须顺从他,他每一次说腰腿痛像剜掉我的肉,
错乱了我的神经,塞住了我的牙缝。
七十岁的父亲仍在家谱上走动,固执地不用拐杖,
絮叨起来有一点儿上瘾,在为我作证,
从我的心里抓出一团火,写下一首《丢魂经》,
丢下了世风的轻重,记录下我的隐私。
在食指和拇指之间,捻出我的危险和可疑,
捻出我的胆汁,在诗歌里代替我活过一次。
和我一起口诛笔伐,以残损的骨骼捅开活命的黑话,
堵住鬼话连篇的嘴巴,不甘心吃福或吃相,
两个人咬紧牙根说:“在剔牙之余,
一起堵住牙齿的漏洞,堵住原罪虚设的罪名”。

2011-4-26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44 发表于: 2011-04-28
最后的两句,太有韵味与风格了。
世态炎凉,心中总盛着一份温暖!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45 发表于: 2011-05-04
《一些在身体上复活的动物》

我从小就想做一张白纸,长大以后却变成了旧报纸,
在方块字上歪着头,在流水帐中向白色鞠躬。
我涂改掉我的姓名字,披上晚霞的织锦解剖生物学的死因,
避开天空的闷雷。不计较蚂蚱,蛐蛐,青蛙。
而这些声音却不是我的,在油纸伞的记忆上掠过,
滴答在民国的雨巷中,打翻了一片灰瓦。
现在,有一只跳蚤在我的身体上和我一直闹别扭,
又偷换掉我的血,说自己大于时间一点儿,
是历史,不是时间的心脏病,不是有问题的无影电灯。

2011-5-4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46 发表于: 2011-05-30
《乌鸦和狐狸外传》

乌鸦的黑浮起羽毛,在天空上生产下空白的凶相,
抛弃非秘密。荒诞在别处,
造假,讨薪,玩命,接近苍天一点儿。
而权贵在权贵的脚手架上,占据苍天的高度,
轮回在时间的齿轮上,天下依旧愤懑。
腐败的火车经过高铁,
枕木有些松动,卷走了农民工的地摊。
此刻,乌鸦仍在幻想着攀高枝,念念不忘丢掉的五花肉,
胃里没有一粒粮食,饥饿缠身,
地震,干旱,暴力,自焚无法还原公道。
巫术开始复活,编造出命定的复数,
乌鸦隐身为狐狸,向狐狸求婚。
狐狸却更名为丫,在网络上四处贴帖子,
裹着宽大的臀部伪装成处女,
等待酷吏经过,玩起路遇或巧合。
遇上一个歇脚店,在歇脚店里歇一歇,
又扯出一桩逼婚的故事。

2011-5-30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47 发表于: 2011-05-30
极富想象力的文字。
世态炎凉,心中总盛着一份温暖!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48 发表于: 2011-05-31
《无我隽语》

你在诗歌的长明灯中闪烁,经年如此。
你在黑夜里回忆什么?
灵魂的棱角全是新的,深入到精神的水晶中,
不肯和鹅卵石相处,穷尽水。
水的波纹为你伴奏,你却不想月亮,
不想坐在一条河流的对岸,凝望生命的流逝。
你倦于赞美眼前的事物,在无我的灵魂居所里活下来,
活出另一个存在,变成上帝的思想铁器。
不在一朵白云上露脸,淡去天空的蓝,
淡去天地之间的一面镜子,忘掉人生的锈迹。
独自走在嶙峋的灵魂界面上,空出一个泥胎,一个躯壳,
在时光之釉上滑落,
灵魂之光在排斥它们,经过所有。
把所有的生灵忘却,忘却在肉体上攫取的符号,
忘却遭遇的真理,堵住复活的借口。

2011-5-31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49 发表于: 2011-05-31
活出另一个存在,变成上帝的思想铁器,想必就是您的孜孜以求吧,问好。
不要太辛苦了!不要过度执着于灵魂。
世态炎凉,心中总盛着一份温暖!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50 发表于: 2011-05-31
引用
引用第49楼apricot暖于2011-05-31 15:21发表的  :
活出另一个存在,变成上帝的思想铁器,想必就是您的孜孜以求吧,问好。
不要太辛苦了!不要过度执着于灵魂。

问候暖,没有办法,这是我一生所纠结的东西,我写诗的结果是要写出当代的《道德经》。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51 发表于: 2011-06-02
读你的字,感觉把自己禁锢得太紧了,这样会很累。
而且你的诗,跳跃性强,太深奥,能完全读透,很难,呵呵。
那就好好奔着自己的目标,前进吧。
当代的《道德经》,诗歌的灵魂吧,诗歌真该有灵魂的,
世态炎凉,心中总盛着一份温暖!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52 发表于: 2011-07-06
《雨中登拉法山》

一辆大巴车像一个移动的火柴盒,擦过了老爷岭,
我在火柴盒里摩擦出诗歌的火花。
我躲藏在绿色的风景中写诗,
一边剔除赞美的膏脂,
一边在新旧枝叶间点燃绿色的火焰,点亮一个夏天。
这个夏天却在拉法山上攀升,
攀在雨水的顶端,重返童年的高处。
我不能用拔地通天三千尺来赞美你,
我怕不合时宜。时间的时速又增加到百公里,
我矗立在北风口,抛下尘世的富贵和贫穷,
喊出站在棋盘峰上兄弟的名字,
他们发出一种道士的回响,滑过我们的发丝,
经过穿心洞,从八仙的身边经过。
我们一起打老子的身边经过,
悟出竹禅之言:“我们隐于街市,是闪电的另一种款式。”

2011-7-5


《文化山庄》

蛟河在傍晚喘息,竭力驱赶着一群奔跑的羊群,
一只羊在大雨中走失,落入猎人的陷阱。
在文化山庄,我们遭遇这只羊赶赴刑场,
这只羊嚷着给文化输血。
文化山庄的刽子手却砍下它的头颅,
这只羊只剩下半截身躯,在炭火上炙烤。
我们为文化的血腥而羞愧,
我们用酒为这只羊的死写下悼词。
而我们的悼词却比梦呓更加复杂,
复杂的结果已经超出了活命和死命的根据。
在雨夜,我们凭借着呼与吸,接与纳分辨着对与错,
越过因果关系,披上死羊的毛皮,
穿行在羊和草莓之间,虚构出一次乌有事件。

2011-7-5


《插树岭》

电视剧《插树岭》可以改变一个村庄的命运,
在命运的曲线上出名。
出名就是经典或典故,而典故不多,
就像牛得水,马百万,张立本。
而这些名字却是虚构的,仅仅是一种小打小闹而已,
不如红叶谷漂出的一江春水。
这江春水不是枪打的,不是瓢舀的,不是盆泼的,
而是我们用最后一颗子弹打出来的,
打出一个弹尽粮绝,无路可逃。
打红了眼,把皮筏子在春水里打翻,
如此,才是插树岭的一场压轴戏。

2011-7-5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53 发表于: 2011-07-20
《马桶之诗》

在物欲横流的马桶上,一个人掐掉内心的花朵,
把美学倒空,用嘴巴说诗人是疯子。
又想到报喜鸟。报喜鸟却把自己涂黑,
背叛一块白布,逃进桃木之逃,
在时间的针尖上舞蹈,丢下了自己的左脸。
有偏着右脸和黑社会老大谈判,
谈及潜规则。也不洗手,在春香院里听歌妓吟唱,
放走风声,水声。
这个人站起身来,摸着屁股的两片白,
说:“手纸也能开花。
可以在黑白两道上还俗,把黑连成一片。
不给后人留下一张空白的脸”。

2011-7-20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54 发表于: 2011-07-21
嘲讽也是现实。
现实就是这个样子吧,没有一张空白的脸。
世态炎凉,心中总盛着一份温暖!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55 发表于: 2011-07-26
《惊悚书》

在灾难面前,我不能写诗,
我恨不能成为一场灾难的泄密者。
身后的魔鬼仍在追赶,我已经无法到达心灵的故乡,
灾难纠结的恨与痛,把良知拒于千里之外。
千里之外的空,容不下自己的空,
我不能开口说话。一个人比魑魅还要狰狞,
阵阵有词地说:“中国高铁的安全保障是可靠的。”
而我已经失去了亲人,我的悼词比诗篇少,
在一张白纸上哭,淹没了壮丽的山河。
我不能沉溺于魑魅虚构的平静,
以疼痛自戒,戒除天堂的空,
空手抚摸月亮,一个叫伊伊小女孩在画铁路桥,在写作业。
我却不能怀想,从此心陷入惶恐之列,
在高铁上漂移,放弃假寐和打盹,
打破铁轨的秩序,想到《红灯记》的红也是危险的,
然后,苦守住自己的命,
然后,忽然在祖国的子宫里尖叫起来,
并且夜夜不眠,用黑眼睛盯住一个又一个黑夜。

2011-7-26
[ 此帖被钟磊在2011-07-27 09:55重新编辑 ]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56 发表于: 2011-08-05
《七夕小令》



想写一首诗:拒绝世俗的快乐,比如七夕。
七夕的情调惨白,像动车组,
在铁轨上碰撞,回家的情怀流泻了一地。
一些人想摸到貂蝉或杨贵妃的乳房,放走今天的麻雀。
想控制住三国的呼吸,
唐朝的蜻蜓或蝴蝶,忘掉诗歌的口粮。
而另一些人却感觉一个国家小,
想不到有人用钢铁伤害了他们,想不到是政治的巫术,
打碎了思想中的瓷器。
他们在用手抚摸,说故宫不是爱情的形状,
说一个国家在用一轮弯月装饰它们。
其实,月亮里面什么也没有,也没有嫦娥。
其实,一个国家里什么也没有,
没有人民,没有星期六相恋的药引子,
也没有人往苦药里加糖。

2011-8-5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57 发表于: 2011-08-07
《江湖行》

是什么在我的身体里走动?和我渐成一体。
是三小时的一场意外,在强拆中被警察一刀刺中,
伤及我的肋骨。而我侥幸活下来,
退到羞怯的幕后包扎伤口,疼痛在白纱布上一闪而过。
在十年之后,电影院里放起老电影,
豹子头林冲的枪刺穿我。
我的身世有些可疑,被宋朝拷问,
我被投入沧州大牢困在其中,为十两银子丢掉一次爱情。
而爱情的糟粕却不能养活身体里的铁,
我跌倒在一个铁匠铺,把自己敲打成一把刀或一条枪,
以爱相逼,在正月十五的大名府里放火,
在无当的东京让一个国家受孕。
所谓的江湖就是将白刺青,以明投暗,以死投生。
来吧,再给我的脸上打上金印,
或者把我劈开,丢开潜规则,一夜情,
在戳穿阴谋的瞬间中谢幕。

2011-8-7
[ 此帖被钟磊在2011-08-07 18:54重新编辑 ]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58 发表于: 2011-08-08
《荒诞之诗》

在中秋不读月亮。月亮里没有诗人,
也没有诗歌。诗歌总是欠缺的,
容不下李白的影子或小名,丢在明月几时有的诗词里。
苏轼在牢狱之外贿赂一面镜子,
一次次借贷宋朝的身体,
从另一面镜子中转移出去,月亮的银子少了二两,
唐朝和宋朝一起融化了。
如今,我心生幻境,
没完没了地开始怀疑月亮的口腔溃疡,
说:“杨贵妃的裹脚布包不住火,也会生出杂种”。
我要挖走诗歌的子宫,不让皇帝再弄出什么。

2011-8-8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59 发表于: 2011-08-10
《老处女》

就像一块巨大的磐石,压住草,压住火,
压住火烧火燎的性欲,在自言自语,
却不是自燃。
只有一些怪诞,不知道火的味道,
也听不到淬火后的一次尖叫。
哦,老处女不续儿女身,一个欢乐的名字在离开她,
离开锻打,离开午夜的飞翔,
耽搁了一个夜,又耽搁了一个夜。
另一个夜在充血,露出星光的破绽,
露出三寸金莲和裂纹,在暗暗揣摩月亮的体香。
众多的花朵开始露出破绽,
在嘀嘀咕咕地说起某国王的妃子身怀诡计,
在眼睛里一眨不眨的放出春水,染绿了国王的脚趾。
一头狮子在老处女的身体里开始咆哮,
在反对不歃血的理由。
说:“你是被压榨的轻骨头,在拒绝一场轮回。”
而老处女又把身体上的孔洞封堵起来,
撇开桃李的嫁接术,
也不让鸡血石肇事。

2011-8-10
[ 此帖被钟磊在2011-08-10 12:02重新编辑 ]
描述
快速回复

您目前还是游客,请 登录注册